您現在的位置︰首頁>體壇聚焦>人物專訪>【多彩聚焦】專訪“搏擊春晚”創始人李甫︰助力中國必威体育文化走向世界

【多彩聚焦】專訪“搏擊春晚”創始人李甫︰助力中國必威体育文化走向世界

來源︰必威体育 作者︰小體哥 日期︰2018-01-17 瀏覽數︰1064

【要搞就搞最大的,讓真正世界級大咖參加中國辦的賽事】

  1. 記者︰首先,想問下你,為什麼要辦這場賽事?

  李甫︰源動力來自對搏擊行業的感情,但操作這樣超級比賽的初衷來自我對這個行業的信心和我對市場的分析。同時,責任和商業時機,以及可遇不可求的大環境共同推動我出手。雖然我現在是個商人,但我曾經是一名專業搏擊運動員。退役後,人不在擂台心卻也從未離開那兒。很多人說我少年老成,這也許與家庭有關,我家里經商,從小做事我都受到影響,考慮事情要周全謹慎,萬事都需要經營。我當年做運動員的時候,就有個夙願,想由中國人做一場能夠載入史冊的搏擊賽。而這次同昆侖決合作也是偶然中的必然。

  我去北京參加“功守道”揭幕戰,和中國著名搏擊主持人趙顯非聊天中談及行業目前狀況。他聊到國際化與世界級。他說當前以我們國家的物質國力和世界地位已經到足夠分量牽頭去引導世界的程度了。但從很多方面特別是文化產業和必威体育產業還沒有達到可讓發達國家認可和真正尊重的程度。有個原因就是國際化和真正世界級這兩個關鍵詞。從搏擊行業看,雖然我們也做了中外交流,但過去多年主要都是閉門造車,反應在賽事上,就是真正世界級的選手不會輕易來參加中國的賽事,覺得門檻低。所以我們倆都有種意願搞成真正世界級大咖拳手都認可、都向往的一場中國辦的比賽。我們是否可以辦一場能夠吸引世界目光又不要自娛自樂只圖賺熱鬧的大比賽。我們的踫撞戳中了我的興趣點,要搞就搞最大的。

  作為商人,我要考慮商業價值。所以最初我目光集中在充滿娛樂性話題性的武僧一龍與泰拳王子播求終極三番戰上。但是當我興高采烈找昆侖決賽事總監托尼談這事的時候被他否掉了。他覺得這場比賽不應該有,對雙方運動員來說輸贏都是一種傷害,從大環境發展來說貌似最吸引人的熱鬧卻並不利于行業發展。托尼的回答令我很失望,但冷靜思索之後還是很認同他的做法,現在想想我覺得托尼做得挺對的。這需要把純商業出發點和對搏擊真正專業懂行結合才能理解。我繼續把想做一場世界經典賽事的想法和托尼說後,經過和他商議,最後還是把目光落在昆侖決身上。昆侖決是目前中國自主品牌中唯一能達到世界影響力的。特別是昆侖決的諸神之戰讓中國第一次在世界搏擊界有能左右拳手全球排名力度。而昆侖決還沒有嘗試過做一場全部陣容使用國際一線明星的賽事。所以我策劃把2017昆侖決年終總決賽做成昆侖決歷史上第一個新年世界全明星搏擊盛典。除了昆侖決影響全球的頂級產品︰諸神之戰、巨獸之戰兩個品牌全球總決賽外,再添入昆侖決開賽以來最受大眾歡迎的拳手和諸多全球搏擊界巨星。其中大家最期待的包括︰泰拳王子播求、泰拳天下第一人雅桑克萊、現在全球80公斤世界冠軍美麗死神、中國KO女王汪柯函等最具國際影響力的拳手。而且在這場站立格斗世界豪門盛宴中還有包含綜合格斗比賽,是貴州本土的世界冠軍張美 的比賽,這是作為貴州人他第一次在自己家鄉打世界級的比賽。

  【因打架經常被開除,小學就換過12所】

  記者︰听說你家里都是經商的,同輩的哥哥妹妹們學的也都是商業,只出了你一個運動員,怎麼走上這條路的?

  李甫︰每個男人都有武俠夢。可能天性更好動,身體也好,我小時候經常打架,也經常被開除。小學沒上完就換過12所學校。家里為了我上學搬了很多地方,後面我自己提出要去武校。家里一邊倒的反對。但我挺倔,除了武校什麼學校也不去,家里人拗不過我就勉強把我送進武校了,直到我在比賽中獲得了榮譽之後,家人才開始慢慢轉為支持。就這樣我一路從武校到專業隊成為了專業運動員。

  【重要比賽遭遇非正常失利遠走他鄉,受傷退役轉戰商海,終究割舍不了搏擊情】

  記者︰當初為什麼在還能繼續比賽的年紀放棄自己的職業生涯?

  李甫︰我當時選擇退役有幾個原因︰

  1、我做運動員時,搏擊運動在國內太小眾又是非奧項目,所以市場和體制里的賽事都太少也不成系統,大多數運動員很難找到出口;缺少舞台。

  2、我練搏擊的經歷也有關。我12歲開始練拳,先後參加過多個項目,拳擊、散打、自由搏擊、綜合格斗。最初我在武校練習散打,後來轉入貴州省體校訓練,由于貴州沒有組建散打隊我就選擇了拳擊。在體校練拳擊第一次參加比賽我就拿了貴州省冠軍,很快就進入貴州省體工大隊。後來我拿了貴州省幾乎所有拳擊比賽的冠軍。但唯一一次非正常失利是在省運會,這也是我離開拳擊項目的原因︰半決賽進入冠亞軍爭奪,比賽現場我以點數優勢獲勝,特別開心地和家人慶祝。結果第二天仲裁組找到我說比賽結果改了,現場裁判記分失誤,改判我負。呵呵,我想大家都明白是啥意思。這場比賽讓我對這個項目失去了信心,比賽結束後通知我回隊,我再也沒回去,直接放棄了和這個項目相關的所有待遇和一切,我覺得我已不稀罕靠這個項目得來的一切。

  我的這個經歷也很少向別人提起,這麼多年過去,直至今年全運會前夕中國拳擊協會主席兼中國拳擊隊主教練張傳良老師回貴州和我相聚時,聊到這個事,當時我們在酒店大廳聊到很晚,說道這事時他特別生氣,恰巧今年張老師剛就任中國拳協主席,在全運會賽場上又出現了和我當年類似情況的比賽(湖北選手將文銀VS新疆選手托合塔爾別克•唐拉提汗)。但我覺得我那場更惡劣,是在第二天才改判。所以今年拳擊項目在國內大換血,我也挺支持國家必威体育總局的改革措施,早就應該發現整改了。總有那麼一堆不懂專業的攪屎棍在這個圈里起負作用,侵害運動員權益和以傷害拳擊項目有序發展的行為而謀取個人私利。

  當時我是沒有找任何人申訴,只是默默離開。但是由于仍然喜歡格斗運動,加上我本來就是散打拳擊雙籍運動員,我離開拳擊就完全轉散打。可是貴州沒有組建散打隊伍,也沒有專業的教練,我只能四處奔波訓練,備戰比賽。2010年打完全國散打錦標賽後成績並不好,我知道在這種條件下訓練是不可能打出好成績的,後來經過反復思考,我和張美 一起去西安轉向職業搏擊,主練自由搏擊和MMA(綜合格斗)。

  我在西安練MMA時受了很多次傷,不知道是運氣不好還是怎麼回事,西安是我總受傷害的地方。我在西安曾經眼楮一度失明、左腿跟腱斷裂、右腿十字韌帶斷裂、頸椎摔傷、肩部韌帶被鎖斷等等。以當時我的條件如果繼續以運動員身份走下去不會有好的前景,我決定退役了。

  4. 記者︰退役後你選擇回貴州老家,你在西安學的專業就是MMA,而當時西安是MMA的重點城市,反觀貴州,連MMA(綜合格斗)這個概念都沒有呢,為什麼回去貴州?這不是等于學的專業浪費了?

  李甫: 當時,人在他鄉,受傷,職業生涯結束,迷茫,這種情況下第一感覺就是想家!我是貴州人,走到哪兒,樹高千尺也總歸要落葉歸根。況且我接觸了MMA之後覺得是好東西,也想把那些年在外見到,學到的好東西都帶回給家鄉。讓我們大貴州也品嘗到前沿的新鮮東西,所以當時帶著我數年在外闖蕩的見識和經歷回到家鄉。

  我回到家之後,並沒有繼續做搏擊,而去做生意。但隨著我在貴州這幾年發展,我發現我回家的選擇很對。貴州很有前景,不僅是對我的生意,貴州這些年的經濟發展很好,消費能力很強。而這幾年國內必威体育產業的發展也是速度驚人,貴州在這方面有得天獨後的優勢。它的地理位置是介于平原與高原之間,最適宜運動員訓練。我們很多國家訓練基地都在這里,包括國家拳擊隊,我對這些情況非常熟悉。隨著鄒市明的成功,貴州作為拳擊之都為人所熟知。這里的人口數量,消費能力對發展商業必威体育基礎很好。這些空白和空間點燃了我經商之余默默關注搏擊的心。我決定把MMA好好在貴州推廣。沒有人做,我是第一個,我又看好MMA的未來,所以我成立了自己的必威体育公司,當時也根本沒考慮市場,就是因為愛。我好多年前第一次做俱樂部就投資接近400萬,虧得一塌糊涂。我也深刻反思並開始有效去控制那種運動員情結對商業操作的干擾,也虛心跟經商的前輩和我的一些非常成功的企業家朋友學習請教,逐漸找到那種把搏擊這項別人很難盈利的東西在我手上成功經營起來的樂趣。

  【搏擊賦予我的體能、速度、力量、對各種痛苦的忍耐力和堅韌的性格是一切成功的基礎。在我眼里,搏擊是至高的一種藝術。搏擊讓我對經商具有更深更清晰的感知力和操作力】

  5. 記者︰在中國的體制運動員中,退役後真正能轉型成功的人不多,你應該算成功者之一,談談你如何成功轉型的?如何從專業搏擊運動員轉變成企業老總,又同時兼任教練、經紀人、必威体育俱樂部老板,又兼賽事運作人和推廣人這樣多重身份?諸多身份中你最看重的是哪一個?為什麼?

  李甫︰我覺得轉型也好,生活也好,所謂成功不成功關鍵在腦子,或者說在思想。人常覺得運動員四肢發達頭腦簡單。可實際上,別的項目我不好說,搏擊運動員頭腦需要比常人都更強!因為你每一秒面臨的可不是別人進你一個球,你丟一分,而是一拳打在你臉上,一腿踢在你骨頭與韌帶和肌肉上。一個微笑大小的角度都可能帶來肉體直接遭受痛苦和傷害。所以時刻面臨直接打擊的搏擊運動員腦子要運轉比任何人都快。如何躲閃同時如何進攻,如何在激烈而快速的格斗中去動腦設計拳的線路,特別是對對手的拳打過來的運動線路的預判,都是要在零點幾秒那個級別判斷的,而且等拳打出來你是躲不開的,都是練出一種天然預判能力,稍有偏差挨上一拳可能就一切結束了。所以這很像商戰,包括對金融風險的準確預判都是建立在腦力判斷基礎上。搏擊可說是微縮版的一場戰爭,而雙方運動員就是兩支軍隊。我的頭腦就是我這支軍隊的統帥。你說做一支軍隊統帥需要多大的腦力。在經商中,我也意識到很多時候,跟競爭對手與伙伴間的較量、合作或是配合,完全可以用格斗過程去類比。遇到阻力擋不住時如何真正有效的去迂回,就如同對方重擊組合打的你毫無還手之力的時候,如何主動沖進打擊距離中纏抱去卸力,緩沖,抓機會反擊;又或者跟不同人相處,距離要不一樣的。言深言淺都跟應對不同對手一樣,身高臂長的我就不能給他距離,矮小但重擊力強的我就要把他推出攻擊範圍,拉大我們之間距離保持安全,拳道與商業之道和為人之道都一樣。這就是練武帶給我的思考,我可以應用到商場和生活中幫助我。這也許就是你說的我從專業運動員轉型為一個商人的成功吧。當然從拳手再轉換到一名商人時,要求更高。但我覺得做運動員時,這項運動賦予我的體能、速度、力量、對各種痛苦的忍耐力和堅韌的性格是一切成功的基礎。在我眼里,搏擊是至高的一種藝術。搏擊讓我對經商具有更深更清晰的感知力和操作力。

  我之前是在貴州體工隊練拳擊,平時也練散打,全國比賽注冊的時候我報的就是散打。後來我又從貴州自行離隊去了西安跟趙學軍老師練習自由搏擊和綜合格斗,我想現在的多重身份應該與我從事過多個項目有關系吧。在我的眼里沒有什麼最重要或不重要這個概念,我覺得選擇了的都重要。關鍵在于要懂得什麼時候該干什麼事。當然一定要選擇,我覺得是生意最重要,立身之本。跟我家熟悉的人知道,我們家是做工程生意的,這也是我的主業,相當于我的妻子,是構成我生活的基礎。而搏擊是我的愛好,相當于我的初戀,是我生命中的情感釋放處和一部分心靈寄托,是享受。

  開必威体育公司,辦搏擊俱樂部,陪拳手訓練、帶拳手到操辦大型搏擊賽,這些都是我割舍不了的情節的體現。辦搏擊賽就是這樣一種情節。實話,看搏擊圈里朋友們辦比賽挺艱難的,所以我希望能給中國搏擊支持,給搏擊行業助力。用我在商業的收益一部分投入到必威体育主要是搏擊中,為這個行業的發展輸血,加油。因為我愛搏擊。所以你所說的這些身份我完全是自如的轉換,因為都是發自真心。

  【國內90%以上的賽事都是燒自己的錢鋪大家的路或者燒別人的錢鋪自己的路。所以我覺得各個賽事組織的老板們挺辛苦、挺難的。】(來源︰光明網)


參與評論

請先登錄,再評論!

發表
注冊

注冊

已有賬號,點擊登錄

點擊關閉窗口
登錄

登錄

沒有賬號,點此注冊

點擊關閉窗口